没错,顿巴斯决战,听起来都那么激动人心,无论持续沉浸在阿Q精神中的普帝,他怕是做梦都幻想着集中兵力之后,俄军能在顿巴斯为他获得决定性胜利。

又或是乌克兰方面,也把顿巴斯决战挂在嘴边。但在熊叔看来这都不过是策略而已,乌克兰持续不断地深度捆绑西方盟国,让他们不会,也不舍得在下了重注之下出卖乌克兰,单独与俄罗斯媾和。

不过现在看来,单独媾和的可能性已不存在了,国务卿布林肯、防长奥斯丁,窜访乌克兰。

随即,两人代表美国在德国大撒英雄帖,会盟天下40国,除了北约欧盟、五眼联盟那一票金发碧眼的老牌帝国主义。

还伙同了日本、韩国、突尼斯、摩洛哥、肯尼亚,肯尼亚?你确定不是来搞笑的吗?

反正一伙俄罗斯境外反动势力搞了一场武林大会,攒了一个“乌克兰防务协调小组”,拜书记升任小组长。

这个小组,就是给班上的小朋友安排捐钱顺序的,免得大伙一拥而上,造成武器弹药的重复,或者时间上过于扎堆。

小英,你负责拿出100台挑战者拖拉机给小波、小斯,小波、小斯你们把家里的旧T72拖拉机给小乌送过去。

小法、小挪、小荷,你们这周负责送防空导弹、装甲车;小丹、小西、小意你们下周送大炮和炮弹。

还有小德啊,我说你咋就那么怂,天塌下来还有小波在前面挡着,什么豹2拖拉机,黄鼠狼SUV的,该轮到你出血了吧。

总之就是把援助长期化,体系化。最近的风向是攒着劲给大炮,什么美国M777,法国凯撒,英国AS90,凑了足够乌克兰装备10个炮兵营的家伙。

对于黄毛和白左来说,这就是起哄架央子不嫌热闹大,不顾乌克兰人民死活,推他们继续跟毛子死磕到底。

然后轮到俄罗斯急了,普爹一拍桌子,谁要还敢支援乌克兰,哼哼,你给我等着。

拜书记这个冷战老兵:等着就等着,不过我还要再给300亿美刀,其中200亿是军火。

然后,众众议院再通过一下对乌克兰的“租借法案”,还记得二战时,汗牛充栋的大西洋快递吗?这方面俄罗斯一定记忆犹新。

情况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至于顿巴斯决战,那种聚焦,燃烧,白热化的三大战役式的决战是不会发生的。

战争形态,仍然是以村落、补给线的缠斗为主,小部队阻滞,游击补给线,NLAW、毒刺、无人机,精确炮弹……

自从4月18日俄军发动顿巴斯攻势之后,战线也就在十几公里的范围内反复推拉挪移,就这样了。

你还指望俄军那三四十个残破的BTG能打出精彩的钢铁穿插,整出大包围大饺子?醒醒吧。

倒是组建了10个装备精良的炮兵营的大量乌军预备队,正雄赳赳气昂昂开向哈尔科夫。历史上打了四次哈尔科夫战役,毛子填进去上百万人。如今呢?再来一次?

熊叔考考各位朋友中学历史,当全面进攻破产后,就是重点进攻,重点进攻破产之后呢?是什么?

好了,顿巴斯决战就聊到这了,熊叔今天主要想跟朋友们聊另一个更深入的问题。为什么,一场以灭国为目的的特别军事行动,俄罗斯只出动了最多20万人。

关于俄军与人口的关系,我们的老朋友北大毕业生卡米尔·加列夫对此也有深刻的见解:

让我们从人口统计学开始,俄罗斯虽然主动挑起了这场战争,但它缺乏可征兵的年轻男性。

许多人认为,不断增长的人口(例如非洲、中东)带来的人口压力,增加了战争/革命的风险。

但俄罗斯没有这种压力,将他们人口金字塔与叙利亚进行比较,俄罗斯的人口正在迅速减少,它正迈向高龄化。

俄乌战争是两个人口迅速减少的国家之间,第一次重大的战争。俄罗斯、乌克兰都老了,那里的年轻人很少。

出于这个原因,它不能直接与两伊战争,或其他相对较大但年轻的大国之间的常规战争相提并论。

在二战之前,俄罗斯一直在打真正的战争,但那时的俄罗斯还年轻。它在1927 年的人口金字塔看起来更像叙利亚,而不是现代的俄罗斯。

今天的俄罗斯的平均年龄为40岁,但在以大家庭为主,并且没有计划生育的1914年是16岁。

俄罗斯曾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就像今天的黑非洲一样。这种人口压力可以解释了1917-1021年的过度革命和内战。

在革命之前,节育措施几乎不为人知,几乎所有的俄罗斯人口都是农村人口。人人都是自给自足的农民,他们的家庭往往很大。

二十世纪结束了这一点,大清洗和二战造成的死亡人数是毁灭性的。看看那张1940年代后期公共舞池的照片,女孩子们一起跳舞,因为男人已经死了。1941年的高中生年龄层中,到战争结束时只有3%的男生还活着。

在1900 年代,大多数人是住在自己房子里的自耕农。到了 1960 年代,大家成为了住在城市小公寓里的工薪阶级。

(PS:这样的情况熊叔非常清楚,熊叔的祖父1950-1980年代生活在中国的某个大城市,他一个月的工资是60元人民币,要养活4个子女,还有双亲,这点钱根本入不敷出,所以我奶奶也必须出来工作,每个月挣30来块钱帮补家用。

除此以外我家那时候只在类似筒子楼的宿舍里,有一间十几平米的房间,一家六口都住在里面,要搭一个冬冷夏热的小阁楼才能容下一家人睡觉。在中国,许许多多那个年代过来的家庭,都经历过如此拮据的生活。)

当时的俄罗斯是一个有着叙利亚式人口金字塔的国家,并可以将足够多的年轻男性牺牲在无休止的冲突中。

(PS:1993年俄罗斯人口为1.486亿,至2008年降至约1.428亿,减少近600万人。从2009年起,俄罗斯人口数量停止下降,且连续八年呈小幅增长。2017年,俄罗斯人口总数攀升至1.4688亿,是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总人口的第二高峰。

从2018年起,俄罗斯人口再次开始下降,且下降幅度越来越大。俄罗斯总人口以2021年1月1日为准约为1.462亿,在2018~2020年的三年时间里减少了0.5%。)

这多少解释了,为什么普京以如此少的军队攻击乌克兰,而且没有进行战争动员。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么多男性可以动员。

与此同时,乌克兰发布的俄军被俘士兵影片将对俄罗斯的春季征兵造成很大影响。

他们是来自小城镇的年轻人,通常是,更富有、更有特权的人会避开征兵。

我曾在莫斯科一所不错的学校中呆过,几乎每个人都在逃避兵役。那些入伍的人被认为很不走运或不那么聪明。

因为越来越多的人逃避兵役,俄罗斯从2021年开始,俄罗斯兵役制从两年改为一年。

没有人会尊重那些参军的人,征兵是一场不幸,一个严重的意外,所有的信息都告诉你,应该尽力避免。

入伍的人通常来自贫困家庭或小村庄。因为更富有、更聪明、受过教育的人会逃避它。

然后那些不知道自己权利的入伍新兵,将被说服、迫于压力或者被迫签订合同,成为контрактники(私人军事公司)的职业军人。

他们的招募是通过纯粹以武力,或通过某种武力和说服力的结合进行的。有时他们只是强迫刚入伍的菜鸟签约成为志愿兵。

这次“特别军事行动”的失败将对普京及其政权产生巨大的影响,他们不太可能生存和康复。

不是说俄罗斯人的斗志低落,而是要看战争的激烈程度。大多数俄罗斯士兵会反对以娱乐和冒险为目的的“短途出国旅行”。在一场艰苦的长期战争中战斗,真正有死亡的可能性是另一回事。

俄罗斯士兵的战斗态度被广泛高估。根据社会学研究,入伍的主要动机通常是想得到一套公寓。

这些通常是来自弱势社会背景、没有其他生活前景的年轻男性,这是从国家获得住房的机会。

现在,如果你死了,你将无法获得住房。或许已经在乌克兰的人没有太多选择,但反抗仍在继续,战争是血腥的,伤亡是真实的,这将极大地打击返回者的积极性。

更有趣的事体现在种族层面上,随着俄罗斯族人口的迅速减少,少数族裔提供了不成比例的年轻男性。

我不是在谈论卡德罗夫的部队。车臣是卡德罗夫的私人王国,它仅仅是与俄罗斯结盟。它不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的部队也同样不是俄罗斯军队的一部分。

车臣的士兵不会加入俄军,他们只会在卡德罗夫领导并仅仅效忠于他的车臣军团中服役。

再一次,我们可以为卡德罗夫的部队套上任何狗屎混帐的官僚标签,“军队”、“警察”、“FSB”、“督战队”。

来看一下这份出自罗斯托夫医院的伤兵名单。达吉斯坦人的名字约占名单的一半。俄罗斯军队正在迅速成为少数民族军队。

这并不是出于意识形态,在一个人口迅速减少的国家,为了继续战争你别无选择,俄罗斯只能选择招募目前在国内的移民。

让我们总结一下,过去,俄罗斯发动了大规模的大陆战争,并不惜一切代价打赢。在当时它付得起这些代价,因为在一个拥有庞大农民人口和过剩的年轻人的国家,他们很容易为了帝国的宏伟蓝图而牺牲这些年轻人。

现在俄罗斯是一个低生育率的人口减少国家,而且还不小心引发了一场大战。他没有妥善地计划一场战争,而是幻想一个美好而轻松的占领行动。

俄罗斯在战争初期的大部分损失,都是因为部队大意进入城市并立即被痛击而来的。与俄罗斯之前发动的任何重大战争不同,现在它将不得不面对年轻人短缺的问题。

年轻男性现在是一个主要的瓶颈。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正规军会比16世纪以来的任何一个时代都缺少兵源。

因此我在此建议。打开人道走廊。许多俄罗斯士兵会积极寻找出路,但他们不会想进乌克兰监狱СИЗО,如果他们就这样投降,这种情况就会发生。

这将会对军队士气产生非常大的影响,而很多人可能对此低估了。人类在特定情境下会做出的行为,往往比我们以为的更直观。

俄罗斯士兵在博罗金诺战役抛头颅洒热血,但他们在法国却集体逃走(1814年4月,俄军在亚历山大一世沙皇率领下攻占巴黎)。仅仅是因为他们有了出路。

我们非常高估了人类(和我们自己)的“完整性”和“一致性”。事实上,我们的行为非常仰赖于自身所处的情况。

我们做我们喜欢并且可以做的事,然后编造理由声称这些行为为什么是正确的,唯一的限制仅仅是我们的口头表达能力。

请注意!我上面为俄军士兵提供的出路当然不是什么的最佳选择。这条出路并不需要,明确到让士兵们清楚地了解下一步该怎么做,以及其他不相关的狗屎烂蛋蠢事。这些士兵们面临的情况正是如此。

虽然这条出路并不完美,但它必须被摆在那边,并且士兵们应该都要知道有这个选项。

此外,除了要提供床铺和食物以外,还要给他们现金以销毁军事装备并记录下来。例如:把错误的油加到卡车上让引擎再也发不动? 奖赏他2千美元。

我们同时也低估了有多少社会机制,仅仅因为相互信任才能起作用。只是因为几乎没有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试图破坏他们。

2%的破坏者非常非常多,他们可以造成巨大的破坏,设备被毁,信任也同时被毁掉。

当然你可以把钱投入到购买武器以摧毁俄罗斯军队,这样当然可行。但是付钱给俄罗斯士兵摧毁自己的军队更具成本效益。他们知道该怎么做,而且他们很穷,更看重金钱。

此外,他们中的许多人很不愿意配合军队。额外的好处是:如果俄罗斯军队中开小差的情况增加,俄罗斯的指挥官将更不愿意向乌克兰派遣任何士气低落(=几乎所有)的部队。

如果他们知道大量低素质的士兵有害于军队,他们就会更加努力地审查他们并减少招募的数量。

许多人妄想俄罗斯有一支自豪、士气高昂和非常受人尊敬的军队。这并不正确。根本没有人尊重俄罗斯军队。

如果你为俄罗斯的降兵提供安置到其它国家的机会,给他们床铺、食物,并为已证实的破坏活动买单,俄罗斯的战斗力将大大恶化。

我们需要尽快完成这些行动,这将对大大降低俄罗斯的战斗力,人力是他们的主要瓶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